[热门]覆雨邪情 覆雨邪情行云录覆雨记 覆雨邪情870章后的情节

时间: 2019-10-07 17:01:36

[热门]覆雨邪情 覆雨邪情行云录覆雨记 覆雨邪情870章后的情节覆雨邪情 覆雨邪情行云录覆雨记 覆雨邪情870章后的情节 「我想问一下他们的意见,看我们什幺时候可以结婚呀。」 「呀?」庄宝被他随口说说的话给吓到嘴巴都合不上。 还没来得及

覆雨邪情 覆雨邪情行云录覆雨记 覆雨邪情870章后的情节

覆雨邪情 覆雨邪情行云录覆雨记 覆雨邪情870章后的情节

「我想问一下他们的意见,看我们什幺时候可以结婚呀。」

「呀?」庄宝被他随口说说的话给吓到嘴巴都合不上。

还没来得及反应,他接下来的举动更惊人了。

「小心蚊子飞进你的嘴巴。」肯起身跨出浴缸,随意拿条浴巾,边走边擦,步出浴室还打开房门往外去。「你想喝什幺?冰箱里只有鲜奶和矿泉水。」

庄宝看他自在一如在自己家一样,简直看傻了眼。有没有搞错呀?这是她家耶,她竟然光着身子到处乱晃?

等他拿了瓶矿泉水进来,还顺势用脚把门带上。老天!这也太喧宾夺主了吧!他……他……他竟然还大胆的把她桌上的计算机打开!

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要走出浴室了,她觉得好像在看电影一样,他的动作极自然,好像他们一直是住在一起的。

「宝贝?你在里面睡着啦?」他一边翻看她架子上的VCD一边问:「你收集了不少好片子呢,你喜欢动作片呀?」

她只好走出来,也学他一样放轻鬆,这可是她的地盘呢。

「动作片比较刺激,而且维莘根本不喜欢沉闷的片子。」

他一把将她拉坐在他的腿上,两人之间只隔着浴巾,很旖旎的景象。

「说到他,我未来的儿子维……莘?奇?」

她纠正:「维莘。」

「维莘。」他跟着念。「他似乎不像个小学生的样子,他应对进退的方式很奇怪,若不是聪明老练,就是太随意轻忽了。」

「哇!维莘要知道你这幺批评他,肯定会整你好一阵子。」

「我们在高处。这里的山区天气多变,我还看过8月里下雪呢!小姐。」

他们行经松荫,两条淡淡的人影在雾中几乎看不见。这一天似乎永无止境,薇妮根本无从判断时空,因为他们看不到太阳。直到一阵强劲的山风偶尔吹散积雾,薇妮才瞥见山路濒临的峡谷。她捏了一把冷汗,尽量不去想万一翻车的后果。现在她才知道亚哥的绝活,连路都看不见,他居然还能驾车。她之所以还能强自镇定,实在是因为寻父的决心大强了。 [由男窝部落wWw.nanWobuLuo.COM整理]

突然间,远处传来一阵地动山摇的声音。因为雾太浓,不能确定声音是从哪儿来的,亚哥慌忙喊道:「小心,小姐,是山崩。」

薇妮一听,寒毛直竖,脑子还没转过来,马匹就已仰天嘶鸣,大大小小的石块纷纷滚落在他们前面。该妮觉得一阵剧烈震动,马车已经被震翻了过去。

薇妮又惊又怕,整个人弹了出去,像块小石头般沿着山边一路滚,终于滚到一处狭谷下,被硬石和跟着翻滚下来的马车卡在中间。

起初薇妮只是惊吓过度,竟忘了还有其他的感觉。渐渐地,她发现只要一动,腿部就会有撕扯般的剧痛。不远处可以听见马匹嘶鸣,显然也在痛苦当中。她尽量放开喉咙,大喊亚哥的名字,然而她的喉头却发不出声音,嘴里的感觉就像塞了棉花一样。

「贝小姐!」她听见雾中传来亚哥的声音,润了润唇,想要回答,却只能呻吟而已。「你听得见我吗,贝小姐?」亚哥又大喊。

说也奇怪,浓雾竟渐渐退去,不久便退得无影无蹤。薇妮慢慢适应黑暗,总算看见亚哥从上面爬下来,她便伸出手去招呼他。

亚哥爬到她身边,一睑关切的神情。「你能动吗,小姐?有没有伤得很重?」

「我好像卡在岩石上了,亚哥。」她痛苦地呻吟道。「我也不晓得伤得重不重。」

马车整个翻转过来,车轮还转个不停。车背紧紧压着薇妮,压得她喘不过气来。亚哥试着要顶起马车,可惜他虽然使尽气力,马车还是文风不动。他也不知如何是好,只好先把斗篷脱下来,罩住岩石和薇妮,希望她能舒服一点。

「我移不开马车,小姐,我得去求救。」

薇妮伯得唇乾舌燥。「你一定要丢下我一个人吗?」

「只好如此,单靠我一个人救不了你。这里离温家农场只有五英里路,我到那里去求救。」

薇妮第一次注意到亚哥的右边裤子也沾了血迹。「亚哥,你也受伤了,怎能走那幺远的路呢?」

「我……」

「「你这个人就是死爱面子,明明不讨厌他,却偏偏一副当他是苍蝇、蟑螂的嫌烦,只剩三天还不放过他,他到底是脚瘸了还是满脸豆花,让你看他这幺不顺眼?」

「我……」玉如意还是不知该说什幺。

「你就是……眼角余光瞥见靠一旁樑柱的诸葛御阳,蒙天香讪讪的打住撂下一句,「哪!正主来了,你们自个儿好好解决吧!」

正主?玉如意诧异的转头,一迎上那双蓝紫色深情的眼眸,直觉的便想尾随蒙天香离去的脚步。

「还有三天,现在想逃也太早了吧!」声到人到,诸葛御阳那双大手已牢牢的钳住她,甚至扳过她的身子,逼她与他对视。

「我没有逃,府里只有金香在打点婚礼,还有很多事在等我发落。」

「这个理由不太高明。」看着她眼底流露的固执和隐瞒,诸葛御阳忽地沉沉的歎了口气,「自从你知道我不是那个七岁的诸葛御阳后,你反而避着我……」

「我没……」

「你有。」他像蒙天香一样的打断她,「全世界的人都看出来了,只有你在自欺欺人。」

不让玉如意避开视线,他轻轻捏住她的下巴,看着那双有些不确定,甚至有些挑衅的眼神。

「我知道这些时日你都守在我身边,只是远远的,不让我靠近你,也不让你靠近我。」他另一手轻划过她的脸颊,口气怜爱的说,「为什幺?知道我和你无怨也无仇之后,你反而更讨厌我了?」

「我……我不是讨厌你。」玉如意困难的吐出几个她打心底不愿承认的字眼。

「不是讨厌,那是什幺?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。」

「你……」他又在施用那种蛊惑人心的方式了,玉如意深吸口气的开口,「你不是那个诸葛御阳。」

「有你当母亲应该是幸运的事,我也没有当过母亲的儿子,请多多指教。」他笑说。「美羽想再跟你说话。」

美羽把话筒拿过来,吸吸鼻子后,说:「妈,我有没有对你说过我很爱你?」

「什幺?你在说什幺?」

「我说我爱你,妈,你是全世界最好的妈妈,我很爱、很爱你。」爱要及时,如果她没有活过来,她就没有机会对母亲说这三个字,那幺她这一生就充满遗憾。

「傻女儿……傻女儿……发什幺神经……」乔雪雁再次又哭又笑。「你是不是想做什幺奇怪的事?」她意识到女儿有些怪异,她从来不说这些噁心巴拉的话,这些话听起来像是生离死别般,挺教人生寒的。

「没有,妈,只是觉得你没有在身边,有点想你……」

「傻孩子!没有就好,要乖乖的啊,别做些太危险的事。」乔雪雁又使出唠叨的本色。

「好,是,遵命。祝你们蜜月顺利、愉快。」

说完,母女俩开开心心的收线。

美羽收了线,莫名地大吁一口气,方纔的情绪激动令她有些疲累,也令她忧伤不已。「我妈好可怜哟,年纪轻轻就要为女儿牵肠挂肚的。」

「而你是教人羡慕的幸运儿。」他理着她的发,吻着她的髮鬓。

「那是因为遇见你才会这幺幸运。」她回过头亲吻他。「如果……如果我现在说我爱你,会不会太早?」

子榆的眼神灿亮起来。「不会,任何时候都是好时机,即使你遇见更好的男人,我也会因为得到这三个字而觉得无憾。」这三个字的确是他梦寐以求的,只是他不要她有任何负担。「如果你哪天不再爱我,只要留张纸条或简短地告诉我,我就能了解。」

「嗯。」她点头,未来的事很难说,谁也没把握能有永远。

他用手指细细地梳理她的发,被汗水浸得湿濡的发,柔嫩地贴服着,给人喜悦,也引人心疼。

[热门]覆雨邪情 覆雨邪情行云录覆雨记 覆雨邪情870章后的情节

和-[热门]覆雨邪情 覆雨邪情行云录覆雨记 覆雨邪情870章后的情节-相关的文章
Copyright 男窝部落. Some Rights Reserved.